“神经神话”的教育观念探源

  将脑科学的研究成果应用到教育中时,由于出现了许多认识上的偏误,演变为流行于当下各类泛滥的“神经神话”。在早期教育中最具代表性的“神经神话”包括“大脑只用了1%”、“右脑开发,才是赢家”、“早期经验决定论”等观念。错误的教育观念是产生“神经神话”的根本原因,而转变观念是消除“神经神话”的最有效途径。 
  关键词“神经神话”;儿童观;发展观;教育观 
  脑科学的各种新发现、新观点与教育的结合,衍生出了一系列教育学说和理论,并被广泛地运用于实践之中,为理解学习和教育供了全新的视角。但是,由于人们对来自脑科学的研究结果不加选择地接受、并错误地加以放大,导致在教育领域特别是在早期教育领域,充斥着各种各样错误的解释和武断的推论,并侵蚀着人们的理性,引起大众的误解,对儿童的学习与发展产生了极其消极的影响。 
  一、解构早期教育中的“神经神话” 
  “神经神话”(neuromyths)指来源于神经科学但是在演化过程中偏离了神经科学的原始研究,在神经科学以外的领域中传播与稳定下来的广泛流传的观念。即人们在运用脑科学成果时不加求证、过分简单化甚至刻意夸大而出现的各种对大脑和神经的错误看法。“神经神话”在早期教育领域异常盛行,且形式多样,其中最具代表l生的有以下三种 
  神经神话之一我们只用了大脑的1% 
  在许多早教机构的宣传册上,我们经常能见到这样的论断“人脑只用了1%,另外9%都没有用到。”这一论断的兴起与Karl Lashley在2世纪3年代的实验有关,Lashley通过对人脑进行电击发现,脑的许多区域对电击没有反应,于是他便认为大脑的这些区域没有功能。如今关于“1%论断”已经超越了神经科学的研究范围,常常被看作是幼儿潜能开发的依据,因为它似乎给了人们这样一个预期如果我们开发了最不可思议的大脑,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获得。这套说词在早期教育领域中异常盛行,从当今家长和早教机构对各种幼儿潜能开发的书籍和玩具的追捧和热衷就可见一斑。 
  然而,研究已经证明“1%论断”是不科学的,大脑1%都发挥着作用。首先,大脑成像探索技术,如X光扫描、磁共振等都已清楚地显示,人类运用了大部分脑来发挥正常的功能,即使在睡眠状态和静息状态,大脑仍然活跃着,只不过处于不同的活动状态。其次,如果大脑中存在大量的无用空间,那么对脑的伤害将不会导致严重的功能障碍,然而事实情况是,哪怕是切除或损坏人类大脑即使很小的部分,都将给大脑带来毁灭性的后果。最后,从生理的角度来说,这个观点也是不符合事实的,人脑的进化不允许浪费的存在,大脑占人体重量的2%,却消耗了2%的能量,根据用进废退的法则,决不会允许消耗如此高能量而9%都无用的器官得到发展。 
  神经神话之二右脑开发,才是赢家 
  右脑开发是早期教育中另一个“神经神话”,许多人认为,在生命早期进行右脑开发可以高智力和创造力。这一观点认为大脑左右两半球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思维,左脑长于语言描述、数字计算、逻辑思维等抽象思维;右脑长于音乐欣赏、形象思维、三维空间认知等具体思维。左脑是理性的脑、知识的脑,右脑是感性的脑、创造的脑。人类长期以来主运用左脑进行思维,现代人若想成功,必须进行右脑开发,以高创造性。于是,幼教界掀起了一场“右脑风暴”,大量有关右脑开发的书籍、玩具充斥于早教市场,右脑开发的辅导机构也成功跻身于各种热门的培训机构之中,一起蚕食着孩子们的童年时光。 
  随着脑科学研究的深入,认为进行右脑开发可以高智力的观点已不能自圆其说。研究者通过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脑磁图描记术等已证实虽然两个脑半球的功能存在着不对称性,但并不是分开来运行的,大脑在工作时,许多任务的完成需不同脑区的共同参与,而不是只由一个脑区来完成。任何一个作业或刺激,不论是抽象还是形象的,都会激活大脑的两个半球,所有的任务都依靠大脑两半球的协调合作才能完成。此外,并没有证据表明创造性水平与右半球的活动之间存在着相关性,因此,期望通过开发右脑高智力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 
  神经神话之三早期经验决定未来 
  早期经验决定论是早期教育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神经神话”。其基本主张是个体生命最初几年的经验对其成年后的态度、才能和感情的形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脑发育中的一些生理现象确实会使人们认为岁~3岁是个重的学习阶段,如神经元数量在出生时最多、突触的发生和修建也集中在人类生命的早期,且突触修建的年龄与脑的可塑性之间有良好的相关。但是这些现象很容易被夸大和曲解,从而得出儿童早期的学习能力最强,以及婴幼儿在岁~3岁时必须不断得到刺激,以强化他们的学习能力,促进其发展等观点。这些观点向人们传达了“不精确”的信息如果不在孩子3岁之前用“学习”来填满他的大脑,那么他的潜能在未来就不能尽情发挥。 
  但事实并非如此。就神经元的生成而言,美国和瑞典的神经科学家在1998年已经证实,成年人的大脑内也存在新生神经元,人在一生中都可以产生新的神经元,大脑终身都具有可塑性。此外,预测生命早期突触密度与学习能力高之间关系的例子几乎没有,同样,也没有预测儿童与成人的突触密度之间关系的数据。虽然这并不表明突触的发生与学习没有关系,但可以认为岁~3岁是发展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假设并不成立,正如哈佛医学院发展神经生物学家Carla Shaz所言,“并没有任何一个神经生物学家说岁~3岁是最重的学习时间,这里发生了逻辑上的断章取义”。 
  二、探析“神经神话”盛行的原因 
  为什么神经科学中已被证明并不科学的一些观点却在教育领域中大肆流行?除了脑科学研究本身存在的局限性、媒体的大肆宣传,以及教育界由于理论贫乏而导致的错误推理与解释推论等原因外,更深层次的因素仍需探讨。
  (一)社会本位的儿童观 
  儿童观是一种以意识或潜意识的形式存在的对儿童的根本看法。从“发现儿童”的卢梭到吟咏“儿童是成人之父”的华兹华斯,从在“快乐原则”与“现实原则”间作犹疑、痛苦选择的弗洛伊德到将儿童命名为“本能的缪斯”的布约克沃尔德,从通过“童年”建立“梦想的诗学”的巴什拉,到把儿童尊奉为哲学家的费鲁奇,在思想者那里,儿童身上蕴涵着珍贵的人性价值,是有别于成人的独特存在,儿童的生命有其自身的成长过程,童年是不可跨越,亦不可剥夺的。 
  然而,在社会经济转型的今天,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和“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人们逐渐丧失了一种理性的童年观念,儿童成长的社会氛围是被鼓励尽早尽快成为“标准化的成人”,儿童的教育被演化成了以竞争为导向的“生存教育”,“从娃娃抓起”“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为各种媒体、书刊中的常见话语。成人把儿童当做自己的私有财产,按照社会和自己的求“培养”着儿童,儿童期被最大限度地缩短了。为了尽快地长大,孩子们得承受巨大的压力和繁重的学习任务,成长不再是一件按部就班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儿童的生命过程本身被忽略了,他们自然的生活过程遭受人为的扭曲,儿童被异化成了“伪成人”。以儿童为本位理念的缺乏,导致家长和幼教人员在面对各种“神经神话”、面对其中隐含着有关儿童发展和教育的巨大诱惑时,往往毫无招架之力,深陷其中,仿佛找到了一副教育的万能药,期望实现其各种不切实际的教育幻想。 
  (二)单维静态的发展观 
  人的存在是一种未完成的存在,自然赋予人的是非专门化、非特定性和不完善的本能,生命的本真就在于对未完成的永不停息的探索和对个体存在的永无满足的创新。人的发展构成了一个复杂的系统,是一个拥有众多互相影响成分的系统。因此,发展是永远开放、不断生成的,是一个“终身的过程”,并非一次或几次教育即可终结,也非一种或几种教育所能完成。这种持续发展不是外在的、偶然的,而是内在的、必然的。孔子的“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正是对生命完善和发展无止尽的深刻体悟。 
  但是,持单维静态发展观的人在当今社会中仍然比比皆是,在他们看来,成长在儿童期结束时就会完成,人的发展是一个封闭的、有着固定终点的过程,儿童期的学习和发展将决定个人未来的人生道路和最终成就。鉴于此,他们认为,如果在儿童期错过了学习机会,机会之窗将永远关闭,不再开启。正是这种对人发展的静态且断裂的观点,使得人们在各种有关大脑、神经的流言面前不堪一击,甚至陷入了早期经验决定论的误区。 
  (三)利益驱动的教育价值观 
  教育是在一定教育价值观指导下的行动,也是实现价值的途径和方式。教育价值观是人们从教育功能出发,探讨教育对于个人、群体、组织乃至整个社会生存与发展的作用和意义,反映了人们对教育或期望或失望、或信任或怀疑、或接纳或拒斥、或坚持或放弃的态度倾向。步入知识经济时代,物质的力量、知识的力量、科技的力量得到了充分的显现和张扬,教育也因其传授知识、培养人才的神圣使命而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然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的社会基础地位被最大限度地夸大、推崇,形成了全社会的泛功利化倾向,教育也被涂上了功利主义色彩,培养人的教育已渐渐被物质世界所遮蔽,日益失去了温情脉脉的人文关怀,变成了人们攫取利益的资源和手段。 
  早期教育中“神经神话”大行其道,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这种利益驱动的以“尚科学、重结果、讲实用”为特征的功利主义教育价值观的盛行。儿童心理学家艾尔金德就指出,“许多家长之所以热衷于各种早期教育的神话,是因为‘超级儿童’的神话满足了他们望子成龙的强烈愿望。而商人们也看到了早期教育这个巨大市场,他们不惜工本,大肆炒作,为的是赚取高利”。而这一切背后的机制都是利益,一旦教育被利益扭曲而异化成了人们追名逐利的工具,流言、神话的横行也就不足为奇。 
  (四)线性简单的教育过程观 
  拉普拉斯式的宇宙观曾使人们确信科学的力量是无穷的、世界是确定的和绝对的,宇宙是个决定之所,特定的原因与特定的结果存在对应关系。这种范式下的教育也是线性简单的,将教育过程视为简单的特殊认识活动,视为一个有序的、不变的程序,只按照这种程序操作,教育结果就是确定性的。然而,新兴的复杂性理论却供了看待宇宙的另一视角世界是复杂多维的、演进的。演进的过程是非线性的、不可逆的;演进所需的环境是开放的、自由的;结果是多样的、多元的。复杂性理论对教育的启示是将教育看成是一种非线性的生态系统、一种复杂的人类活动和社会现象。教育过程遵循的是动态原理,是不确定的,其因果关系是多层次、多尺度的,特定的行为并不一定会引起特定的结果;教育过程也是非连续的,总会有一些阻碍和干扰因素的出现而导致教育失误甚至完全失败。 
  对各种“神经神话”深信不疑的人往往将教育看做是一种简单的、确定的过程,他们认为通过激发大脑潜能、刺激神经发育、进行右脑开发等就能获得早期教育的成功。这种“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线性思维方式不但是不科学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它将教育视为一种无需科学、无需艺术的简单化程序,这其实是对教育价值、教育本质的抛弃。 
  三、守卫童年生态,回归教育本真 
  今天的儿童已经面临着繁重的学习任务,而“神经神话”的盛行更加助长了这一趋势。“神经神话”以其对未来的美好预期及现时较小的投入,吸引了大量家长及幼教人员的眼球,当相关的书籍和课程出现时,人们往往趋之若鹜,希望借此“灵丹妙药”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神童和天才,因为“神经神话”预示着如果对孩子进行右脑开发、在关键期消失之前让他尽可能学习更多的知识,就可以激发幼儿的无限潜能,为其未来的发展铺平道路。 
  儿童是各种流言的受害者,在“神经神话”的助推之下,他们不得不去学习更多的知识,不得不牺牲更多游戏的时间,不得不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早期教育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演变为了“早教摧残”,催生了当今我国社会中的“童年恐慌”和“童年危机”。儿童存在的诗性被消解,儿童的探索欲望被忽视,童年的绿洲逐渐沙化,童年的生态几近荒芜,这一切都在向我们昭示我们的社会普遍缺乏对童年期的正确认识,不把童年期看作是一种独特的生命时期;我们的文化长期看不到儿童生活的内在独立价值;我们对教育缺乏理性的态度,失去了平常心,长期将其作为谋取利益的工具,这是导致“神经神话”泛滥的根本原因。因此,转变观念,树立有关儿童发展和教育的科学观念并将这些理念落到实处,是消除各种各样“神经神话”的根本途径。唯有如此,我们才能为儿童的快乐童年和幸福童年打造一片明净的天空。